标签 这样 下的问题

这样的欠条详细,兼有法律效力不?

hugunc……问:
  欠 条
甲方:XXXX             身份证号:
乙方:XXXX             身份证号:
乙方今借到甲方________元正(大写:_____________),利息______________,用于树木砍伐费用,定于__________前还清,现以房产证、山林土地使用证、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作为抵押,逾期未还清钱款及利息,房产证、山林土地使用证交归甲方所有,特立此据。
注:此欠条附带乙方身份证、结婚证复印件,房产证,山林土地使用证各一份。

             甲方签名:
             乙方签名:

                              2011年X月X日

如此这般的商量能推翻吗?这样的人政府本该管吗??

linyum……问:
  小区南大门外侧郭一家无理封锁小区南大(小)门,禁止小区业主进出,造成全小区业主强烈不满,就郭一家在没有南门通行道路所有权的情况下所作出的霸道行为、说明如下:
道路的产权属于天元地产,我们和**地产有协议小区有拥有该路的使用权
小区在开发建设过程中就南大门外建设项目过程可谓困难重重。
一:07年底施工方在铺设小区地下暖气外主管道时,郭一家就跳出来捣乱施工现场、破坏施工进程。开发商、施工方出面积极协调找110始终不管用,最后为了不影响小区的建设进度,不影响业主的入住时间,被迫无奈答应郭一家无理要求,就施工方在铺设外主管道的同时,在地下主管道进小区总阀门处旁接一跟辅助管道,直通郭家,每年供暖期无条件给他家供暖。截止到现在小区物业已经无费用给他家供暖两年。最后外管网工程在艰难困境当中施工结束。
二:08年上半年工程建设进入到最后冲刺阶段,当准备铺设南门外地砖时,郭一家又跳出来阻挡施工铺设,开发商、施工队为了工程顺利,特意安排主要管理人员进行现场监督、加大力度赶工期。郭家于是就通知所谓“道”上的人从外面运输过来两大车建筑垃圾倾倒施工现场(照片为证)。工程队并没有跟其计较太多,花钱租赁铲车清扫现场继续施工,但是郭家安排让其老婆坐在垃圾建筑堆上来阻止施工清理。后又纠集黑社会人员进行恐吓、打闹来阻止建筑施工人员作业,就这样外地砖铺设工程被迫停止下来。其间我方多次拨打110,但是警察来后也说解决不了,眼看施工停止、工程进度耽搁。交房日期临近,开发与施工领导心急如焚,为了小区420户居民的利益、为了小区的开发建设工程能够圆满顺利竣工,开发领导找来**地产开发孙总出面协调工作、郭云夏让开发商签下了被逼无奈、痛心滴血的不平等条约。内容大概:小区遥控大门钥匙上锁,遥控器让郭没收,彻底关门通行,打开旁侧小门让业主勉强进出,并且无理要求开发商拿出135000元作为南大门开通费,在天元小区孙总的调协下才同意继续施工。开发商与工程队带着伤与痛、带着420户业主的焦急盼望加班加点、终于在08年7月份前完成铺设任务,让广大小区顺利入住。
一年多来居民生活貌似相安无事,小区业主一直从小门忍辱进出,看似太平、也只能忍气吞声。矛盾终于又在09年10月20日产生,能在黑道呼风唤雨的郭利用关系、让供电局内部人员答应给其单独从变压线上挂接一跟三相线连至他家,方便自己生活使用,但是供点局人员说:为了影响与隐蔽这道线路必须走暗线,于是他们私自勘察地形线路,就这样一道100多米需要破舒馨家园小区绿化与混凝土路面的腐败线路就这样“诞生”了。10月20日握有不平等条约的郭带着命令的态度来找小区物业商讨,让其破路进行腐败线路的施工,物业领导为了小区业主的安宁与利益、为了广大百姓的祥和太平,没有答应他们的霸道要求,就这样郭恶狠狠的抛下一句话:好!我不找你们了、到时让你们来求找我!
当天小区南小门让郭云夏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强行上锁关门,禁止业主通行。几天来业主不方便的饶行出入,怨言四起,找到小区物业咨询理论,物业毫无办法只有拨打110求助,蓟县南所派出所复命出警,22日晚业主自发集中南门理论,郭嚣张不理,民警毫无办法,两个多小时站在现场一点作为都没有,郭云夏还拿出不平等条约的“尚方宝剑”来把业主矛盾引向小区物业与开发商,现在业主也提出开发商无权把小区道路的管理交给郭一家,因为小区是大家的.

这样对吗?

史捷问:
  我是海南琼中人,我爸07年11月把自家丰田2400小车租给老乡拉东西,谁知在半路被派出所拦下带到所里,我爸后来才知道是租车人收购胶工的胶水在租车拉去胶站卖,当天晚上就没放回来,我晚上和租车人的老婆去给他们送衣服,看见他们分别关在所里的办公室和值班室门口都有3到4个人守,在第二天早上9到10点钟听说租车人从所里跑了,下午所里就把我爸送县里治安拘留十天,到第十天又转刑拘,当时以盗窃罪定案,我爸前后被关了40天才让我去办取保候审回家,取保期到我们去解除时局里说证据不足让我们领回钱就走,而我家车到现在都要不回来,所里说车是赃物不给,还说跑掉那人没抓到不能结案,各位律师我想问问我爸这样怎么就算盗窃了呢?我家车怎么就是赃物了呢?不要说我爸没和租车人和伙收购就算我爸当时和人合伙收购了,那最多只能算是非法收购吧,怎么能算盗窃呢?盗窃的罪名多大啊?当时车后箱的胶水总共估价不到2千,把我爸拘留40天,把车没收,这是合法的吗?

诸如此类象话吗?

xczhon……问:
  在上班因为拿别工位的工具来工作,发生口角,对方先动手,我头痛受伤缝了几针,对方没受伤。对方没赔什么补偿,厂方按工伤来处理。这样合理吗?难道对方不赔医药费。为什么是厂给?

求助,这样的火伤该怎么办

tydmn问:
  今年8月30日,一包工头让我堂嫂去修房子,可她没空于是就让我妈去。结果当天我妈从三楼上掉下来摔成重伤。包工头只是在我妈住院期间拿了30000块钱医药费用,然后一直以没钱为理由不再支付。为了不影响到我妈的治疗效果,我妈剩余的医药费用都是我们自己垫付的。住院期间费用总共花了8万多点,但实际我们自己花了6万多到接近7万也就是总共费用9万左右。我妈国庆节出院后,找到包工头,他还是说自己没有钱,让我们拿新农合去报账,除掉报销的,他们认账(但只是有发票的8万多),到时慢慢拿,我妈一年后取钢板大概要2万多,他们也说认账。我怕他们这只是借口,我们如果去报销了,保险公司如果知道了真相,我们这是不是欺诈?我要求先拿钱再报销,他们就说什么都不给了。请问我到底该怎么办?起诉吗?可是听说他们真没钱了。房子在他爸爸的名下。只有一套两层楼房子。如果起诉,他们没钱的话 法院有什么办法吗?